7岁男孩高铁上被开水烫伤,家长从绵阳投诉到上海,仍不知道谁负责?

今年8月,梁先生带着7岁的儿子在外旅行。8月13日这天,他跟儿子搭乘G1975次列车前往四川绵阳的老家,不料,孩子在路上因前排乘客的原因,被开水烫伤,皮肤大片脱落。孩子到达绵阳站后,不得不进当地医院治疗。后面的行程也都全部取消。

令梁先生不解的是,他多方联系铁路部门,竟然没有一个单位愿意替他解决问题。梁先生希望铁路方面提供前排乘客信息,以便他起诉,铁路方面也没有提供。“也没有人告诉我们,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▲梁先生和儿子的车票 受访者供图

一杯开水烫得孩子皮开肉绽

梁先生说,当时他的座位是15车4D,靠走廊,儿子坐4F,靠窗。由于他前座旅客座椅靠后,他只能将水杯放在儿子座位上的方小桌板上,水杯没有拧紧。

我记得事发当时,列车正经过秦岭。时间是下午3点20分的样子。坐在儿子前排那个乘客在调整座椅。突然我儿子一声尖叫,大声哭起来。我一看,儿子座位上的水杯倒了,滚烫的热水全部泼在了他的腿上。

梁先生说,他在清理儿子身上的水时看到,孩子大腿内侧的皮肤已经脱落,一擦就掉一块,儿子痛得撕心裂肺。他当即就喊来了列车员,采取急救措施。

事发后,列车长张琳积极帮助我们。他的同事帮我儿子涂烫伤膏,做冰敷,还跟乘警一起做了事故调查。我很感谢他们。

梁先生说,由于孩子伤势较重,必须马上去医院。车到绵阳后,他就带着孩子去了绵阳市中心医院做了伤口处理。

接下来几天,孩子虽然住在老家静养,但每天要去医院换药。他们原先安排的日程和计划都全部取消了。天气又热,一家人围着孩子转。大人和孩子身心都受到巨大折磨。

▲男孩大腿被烫伤 受访者供图

替孩子维权却处处碰壁

自从被开水烫伤后,孩子心里都有阴影了,不敢喝开水。每次去医院看,费用都在200元左右。目前治疗大概花了近五千元。“最关键的是后期疤痕处理还需要不少钱,这笔钱总不能让我们自己掏吧?孩子在列车上被烫伤,总得有个说法吧!”梁先生说,他为孩子讨说法时,却处处碰壁。

上海铁路相关部门告诉梁先生列车虽然是属于上海铁路局的,但是乘客在绵阳站下车就应该找当地车站,上海铁路局只能帮忙搜集证据。

四川铁路局却告诉梁先生,由于列车长当时没有办理事故交接,四川铁路局无法处理。梁先生之后又与列车长取得联系,但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。

梁先生希望铁路方面提供前排乘客的信息,以便他通过司法途径为孩子争取权益,但是铁路部门也没有满足他的要求。

8月26日,记者联系该趟车的列车长张琳。张琳表示对此事有印象,但是不便接受采访,让记者去找她的上级。记者问上级是哪个部门?找谁?张琳没有回答,挂断了电话。

今天上午,记者拨打12306热线,向投诉部门咨询,在列车上遇到类似情况,该怎么办?该工作人员说,应该在下火车的时候,找当地车站处理。

下午,绵阳站工作人员告诉梁先生,他们只是把票退了,就是下车的时候开了一个客运清单把票退了。“这件事发生在车上,由车上处理的,车上和绵阳站不是一个单位。”

绵阳站的回复,依然没有给出任何方向,让梁先生一筹莫展。

▲图文无关 站酷海洛/图

律师:肇事乘客与铁路同时侵权

那么,旅客在列车上遇到类似梁先生这样事情,到底该怎么办?记者采访了上海华夏汇鸿律师事务所主任计时俊律师,以及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陈丽律师。

计时俊律师:

车票里面含有保险的,建议梁先生先了解一下车票保险条款,看看该保险能否适用,再决定如何起诉。前排乘客是无心之过,法律并没有规定前排位置调整时应该注意后排的东西摆放。因此前排乘客可承担人道主义补偿。

至于怎样拿到前排乘客的相关信息?陈丽律师说,这个需要法院出具调查令铁路部门才可以提供。

对于该事件的责任划分问题,陈丽律师认为,从违约角度来说,铁路局和乘客之间存在铁路运输合同法律关系。铁路局没有保证安全的把乘客送达到目的地,应当承担违约责任。从侵权角度来说,铁路局有保障乘客安全的义务;乘客调整座椅应当有注意义务,这两者是共同侵权,所以应当承担连带责任,但梁先生本人也未尽到完全的监护责任,自己也应当承担部分责任。但是从实务上说,梁先生只能用一种法律关系起诉,也就是要么适用侵权,要么适用违约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叶松丽 宗豫泽